常春藤主页  新闻  生活  图片  起航  博客  电台  科大123导航
  
科大学媒门户
校园文化先锋
  首页 ┊ 近期关注 ┊ 音 悦 台 ┊ 影 视 角 ┊ 动 漫 迷 ┊ 影视书评 ┊ 散文随笔 ┊ 小说游记 ┊ 生活相册  
  专题 ┊ 情感倾诉 ┊ 美食美客 ┊ 时尚美容 ┊ 健康养生 ┊ 春藤课堂 ┊ 爱尚旅游 ┊ 星座娱乐 ┊ 数码科技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原创小说 > 信息内容
浮沉
信息来源:微信公众号:大冰的小屋
    亲爱的可恩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。
转眼我在这个偏远的小城已经度过整整五年。这里阳光很暖,日子很慢也很简单。我喜欢这里的风,喜欢海上的渔船,喜欢山脚下的各种颜色的花。喜欢远山被白色的云雾笼罩,柔软的色彩,迷离的姿态,让我仿佛看到自己永远也法无触及的远方。
亲爱的可恩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,你可有见过这样的地方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醒醒

写下这些字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湖边一块光滑的石头上,散着头发,点了一支烟,米色的短袍松松垮垮的套在瘦弱的肩膀上,路边开满白色的花。她最喜欢听他唤她的名字,醒醒,醒醒,舌头在齿缝里轻轻用力,他的声音便像泡沫般消失在空气里。仿佛她从来没有真实存在过。

她从小生活在一个不是很平静的家庭里,父亲很少回家吃饭,很少笑。他喝醉的时候会指着母亲的鼻子骂她,家中充斥着无止尽的争吵。她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寄宿学校念书,每个月回家一次。带回穿脏的衣服和考试试卷。小心翼翼的向父亲汇报学校里的一切,然后在他皱起眉头之前迅速走开。

可恩是班里个子最高的男生,他清秀挺拔,性格开朗,讨人喜欢。在可恩的眼中醒醒是一个沉默的女孩子,她总是安静的坐在角落里涂涂画画。可恩一直好奇这个神秘孤僻的女孩画着的是什么,直到有一次无意中看到她的一幅画:一个瘦弱的女孩站在开满鲜花的院子里,她穿着和云朵一样白的裙子,身后的蔷薇花爬满整个墙壁,旁边还有一只黄色的大狗。可恩不自觉的发出赞叹。自此以后,他和这个不爱说话的女孩成了好朋友。他们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的爱好,和聊不完的话题。

可恩是她唯一的朋友,他总是在她被欺负时帮着她,在她不开心的时候陪她说话。

他们常常跑到郊外去拍照,拍绿油油的田野,天空,电线杆和路边的流浪狗。

但可恩最喜欢的还是拍她。她穿宽大的米色上衣,头发垂在肩膀上,瘦弱而单薄,站在风里仿佛是随时会被吹走一般。可恩常常说,醒醒,我觉得你笑起来很美,你以后要多笑。

其实她并不觉得自己很美,但是可恩觉得她很美,她想这样就很好。
 
高中毕业,可恩顺利考入市里最好的大学。醒醒也考上了师范大学的中文系。同年,她父母离了婚。母亲通知她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站在窗子边抽着烟,她说这么多年我已经受够了,你愿不愿意随我去上海,那里有一个爱我的男人,我想他也会爱你,我们可以一起生活。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母亲抽烟,她突然想起这么多年她们没有真正交流过,她在家的时间甚少,父亲也不常回来,她想母亲一定过的很寂寞。
 
父母决定各奔东西的同时,她也做了一个决定,辍学,谁也不跟。她不想再欠下他们任何。

醒醒开始在家乡的咖啡厅和学校的图书馆打工,赚取微薄的生活费。她打电话告诉可恩自己开始尝试写作。可恩听了之后很开心,寄来各种各样的书和杂志,国内的,国外的,小说,散文,诗集。

可恩渐渐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。他幽默,温和,有才华,频频在市里各种活动中获奖。与此同时,可恩的镜头下也开始有了穿着各种颜色裙子的美丽女生。他越来越忙,也交了很多新朋友。他在电话里依旧夸她笑起来好看,然而各自忙碌,生活截然不同,虽然彼此想念,但两个人的电话渐渐少了。

第二年秋天,醒醒终于决定要离开这个生活了近20年的地方。

我要走了,她对可恩说。我觉得有点累了,想去外面走走,我会继续写作,想办法出版我的小说。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一定要好好的。

可恩抱住她,像是抱住一个即将走失的孩子。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在一起吧,你不要走,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。”他说。

醒醒还是离开了。她是独自坐火车走的。临走之前,她把房间整整齐齐的打扫了一遍,这个房子里还留有她父母的味道,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觉得他们和她似乎不再有什么关系了。

可恩的大学生活很顺利,只是常常会想起醒醒。他想到她一个19岁女孩子独自在外,生活一定会很艰辛吧,然后便再也不敢往下想。

后来的几年他陆陆续续收到醒醒寄来的照片,每次的地址都不一样,云南,西北,西藏,北京,内蒙,新疆。每一张后面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。

字里行间讲述她的生活。在酒吧做服务员,在客栈做前台,在跳蚤市场摆摊,去偏远的乡村支教。漂泊过大大小小的城市和乡镇。一同寄来的还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旅游杂志,上面有她写的游记。她说外面的世界很大,城市和城市之间其实差不多。她说她曾经住在北京的地下室里,那里没有窗子,每次关灯的时候,都仿佛是在和这个世界说再见。她说可恩,你知道吗,每次路过那些迂回的盘山公路,看到路边大朵的云彩和晚霞,都让我非常怀念曾经一起度过的时光。她说我想念你,可恩。

可恩经常也梦到她。

梦里是十七岁的夏天,她转过头来问他,你以后长大了想做什么。他说,我想要去走很多地方,按照自己的内心活着,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儿,我要把路上的风景和有趣的故事都拍下来,然后办自己的摄影展,等赚了钱,又可以继续走继续拍了。

那你呢?

她想了想,“我想要的生活很简单,我想种一院子的花,养一条可爱的狗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他很爱笑,很爱我,也很爱我的狗,他会常常陪我吃饭,他不会在喝醉之后指着我的鼻子骂我。我们会有一个温暖的家。”

落日的余晖打在她瘦薄的肩膀上。
他想,或许这一生,他都没有机会给她这样一个家了。

再次见面已经过了三年。
一个阴冷的雨天,可恩和往常一样,下班走出电梯。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来电显示是拉萨的号码。他接起来。是我,她说。她的声音依旧单薄而温和,“可恩,好久不见,你还好吗。我很想你,想来看看你。”

火车在清晨时分到站,当时外面还在下雨。可恩远远的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这个瘦瘦的女孩子,她穿一件灰绿色羊毛开衫,里面是宽松的棉布裙子,光脚穿一双麻编凉鞋。依然是素颜,她瘦了,黑了,头发散落在肩上,有一种随意的美。
  
醒醒就这样住进了可恩的公寓里。她像个女主人般,给可恩的房间换了淡蓝色的窗帘和桌布。在阳台上摆满花花草草的盆栽,穿着大大的围裙做饭,可恩去上班,她就一个人在房子里看书,写作,听音乐。

为了两个人有更多的空间,可恩辞去了父母眼皮底下的稳定工作,应聘到一家外企做设计,平时也接一些私单。醒醒买了一台小型缝纫机,夜里可恩在电脑前工作,她就在客厅做自己的小手工。偶尔她会调皮的爬到可恩背上捏他的鼻子。她的头发从头顶倾泻下来,让他想起很多年前,有一次她扭伤了脚,他背她回学校,她的发丝也是这样散落下来,轻轻的打在他脸上。所谓美好时光,就是这样了吧,他觉得很幸福。

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到了秋天,可恩的母亲来看他。她是个传统又精明的女人,衣着和妆容都很精致,说话的语气很委婉,态度却很强硬。她虽然纵容自己的儿子,却希望他能娶一个受过良好教育,门当户对的女孩子。而连大学都没念过的醒醒在她眼中,只是一个一无所有,来路不明,又没有正经职业的野丫头。

”你会害了我儿子的。“她说对醒醒说。

那天之后可恩一直安慰她,他说你不要多想,我会说服他们的,只要我们坚持下去,他们会接受你的。

可恩的工作很忙,有时候一直加班到凌晨。他的母亲频繁打电话来,要他去相亲。对方是母亲同事的女儿,小时候打过几次照面,后来去了澳洲念书,家里条件很不错。刚开始可恩总是用各种理由敷衍推脱,后来干脆不接电话。可恩的母亲很生气,索性直接来工作的地方找他。他拗不过母亲,便瞒着醒醒答应下来。

女孩叫简,穿白色连衣裙,脸上挂着笑。她刚回国没多久,在市里一所大学当老师,美丽温顺。有体面稳定的职业,是他母亲喜欢的类型。他陪她逛街,喝咖啡,聊天,然后送她回家。临别时礼貌性的交换联系方式。

简对可恩的印象很好,一个星期之后。她主动约可恩出来看电影。电话是醒醒接的。她终于还是知道了相亲的事。

那是他们第一次争执,他拼命解释,一直到凌晨,她不肯再和他说话,用强硬的沉默抗衡他的辩解。那天之后醒醒开始失眠,常常在半夜爬起来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抽烟。他不敢劝她,因为一劝便会吵架。可恩的工作很忙,压力很大。她有时候会突然跑出去,电话关机。可恩发疯似的到处找她。然后后半夜她醉醺醺的回来,吐满整个枕头。

他突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她,或者说她已经变了,整整三年,她变得更加敏感,锋利和难以捉摸。

可恩的母亲出了车祸。身体没有大碍,左脸却被玻璃划伤了。可恩把她接到了市里最好的的医院,这里的医疗技术更好,母亲是个爱美的人,他不想今后她的脸上留疤。可恩很开心,他对醒醒说,这是一个机会,你们好好相处,她一定会喜欢你的。
  
醒醒知道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擅长与长辈相处的人,她察觉到自己的紧张,但却什么都没说。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打扫房间,在透明的瓶子里装上水,插上一小束清香的茉莉,放在可恩母亲的床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可恩的工作越来越忙,总是加班到很晚。醒醒给他母亲做饭,陪她去医院检查,帮她排队拿药。可恩的母亲还是对醒醒非常冷漠。她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,没有刻意为难醒醒,却刻意和她保持距离。他们之间话很少,并没有敞开过心扉。

他母亲临走前一天,可恩请了假,准备三个人一起吃个饭。醒醒去市场买菜。回来的时候隔着窗户听到他们母子争吵的声音。

母亲走后,他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。简还是常常打电话过来,可恩说你不要想多了,我只是把简当妹妹。可恩的工作好像不是很顺利,她在清晨听到他在厕所打电话向客户道歉。他的脸色越来越暗,谈到他母亲和简的话题时会对她大吼大叫。他说那是我母亲你要我怎么办。可恩常常觉得自己非常疲倦,他想自己以前或许对爱情太过于理想了。

醒醒的失眠越来越严重了,有时候一直到清晨,可恩醒来,她仍然一个人呆坐在阳台。她又开始和从前一样,玩失踪,又回来。可恩不再到处去找她。有一次她在附近的酒吧喝酒,一个猥琐的男人走过来想要占她便宜,她拿起一个空酒瓶就朝男人头上砸过去。她和男人扭打在一起,自己也受了伤。可恩大半夜去派出所接她,带她去医院包扎,一直到天亮,看她睡着,才换了衣服去上班。

那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可恩还没有回来。她的头很痛。她想起昨晚的事情非常后悔。她知道自己是爱可恩的,也无意伤害他。只是灵魂里那些不安全的离子一直跟随着她,像是一根根锋利的刺把她的心包裹起来,一旦有人靠近,就会被扎伤。

她起床套上大衣,走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。入夜后的城市非常安静。远远可以看到一些零星的灯火。她想起很多曾经路过的地方,荒僻的城镇,村落,城市的地铁站。她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大,但是,走了这么远的路,却还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妥善安置自己的地方。

她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,眼泪掉下来,因为她发现自己其实没有地方可以去。

该结束了,她对自己说。
醒醒最后还是离开了。
临走之前,她把房子打扫了一遍。去花市买了很多美丽的盆栽,五颜六色,几乎开满整个阳台。

她想,这一生,或许再也无法拥有这样一个家了。

可恩发狂似的找她,却怎么也没有她的音信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可恩变得憔悴而沮丧。他开始失眠,整夜整夜的流连夜店,一直到清晨才醉醺醺的回来。

五年后,可恩又收到了醒醒的照片。照片里她穿着灰色的亚麻裙子,站在开满鲜花的院子里笑的一脸灿烂。旁边有一条黄色的大狗,还有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。没有只言片语。

他放下照片,点了一支烟,笑了。他想她一定过的很幸福,她应该已经嫁人了吧,他们种了很多花,并且有了孩子。她一直是这样简单又快乐着的,于是这样他也便安心了。
“亲爱的可恩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。

现在我的眼前是一片蓝色蓝色的湖泊。湖面的平静让人忘记清晨的寒冷。我在离这片湖不远的地方,开了一个小小的咖啡馆。这里阳光很好,天空很干净,我在院子里种了很多花,还养了一条狗,生活宁静简单。
从我19岁离开家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自己会在这条孤独的路上走很久。那些年我漂来漂去,一直不觉得自己真实存在过,所以我不停地记录,拍摄,不停的写,总想要留下点些什么,生怕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一个过客。   
而现在,我不会再有那么多遗憾了,因为你已经留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醒醒

写下这些字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湖边一块光滑的石头上,散着头发,点了一支烟,米色的短袍松松垮垮的套在瘦弱的肩膀上。有个小女孩跑了过来,叫道,妈妈,妈妈。她扎着麻花辫,五官很清秀,笑起来和可恩很像。

  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编辑/常春藤   杨芝蓉


添加日期:2017-5-30   编辑:杨芝蓉   浏览次数:126 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窗口
信息声明:

本站所有文章只限用于个人学习研究使用,未经允许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!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。

  最新推荐  
·印象里
·有些朋友就是用来失去的
·一根树枝改变命运
·嗨,明天
·心若向阳,何惧黑夜
·幸福在平淡中活出精彩
·改写历史
·小屋的奇遇
·烟火里的尘埃
·一坛老酒思故人,两载春秋忆相思
  生活相册  
  点击排行  
·【艾玛】
·缘起则聚,缘灭则散
·那颗躁动的心
·卖瓜
·他走了
·被遗忘的祖先
·一纸婚书,情感知多少
·乡愁
·人生没有完美
·田径女神
首页 - 关于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科大主页 - 常春藤首页
Copyright © 2009 -2016 常春藤 http://life.itust.cn,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1142号 津教备0011号 津科备26-2号
联系电话:022-60602901  传真:022-60273356 Email:litust@tust.edu.cn 或 tdjzt@tust.edu.cn